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文章資料庫 >> 音樂百科

科學的了解神秘的“呼麥”

作者來源: 發布時間:2019-06-16

 


呼麥之所以能同時發出兩個或兩個以上的聲音,技巧在于借丹田之力唱出一個基礎音(fundamental),經由壓縮喉嚨,析出基礎音之上的各個泛音,再借由口腔、鼻腔、頭腔或胸腔的共鳴來放大所選取的各個泛音。從樂理角度來看,泛音是一個基礎音之上,以基礎音音頻的整數倍率,與基礎音同時出現的各種不同音高的聲音,如Levin和 Edgerton《圖瓦的喉歌者》一文中的繪圖所示,基礎音C2(第一泛音)之上同時有第二、第三、第四等泛音構成的泛音列。如果我們稱C2(65.4赫茲)為第一泛音,第二泛音C3的音頻為C2的兩倍(130.8赫茲),第三泛音G3(196.2赫茲)為C2的三倍……則在理論上,基礎音之上的泛音列可以多到無窮盡,只是對人類而言,第十六泛音——其與基礎音的音程為四個八度——可能是人聲表達的邊境:第十六泛音以上的緊鄰泛音之間的音程已小于半音,在一般音樂演唱上已無多少實質效果。基礎音決定聲音的音高(pitch),泛音影響聲音的音色(timbre)。元音“A”、“E”、“I”、“O”、“U”聽起來之所以不同,即因為泛音列的能量分布情形不同。在我們的聽覺中,與基礎音同時出現的許多泛音,幾乎只是構成音色而非音高的元素。泛音唱法跟普通唱法的主要差別,在于頻譜中有一個泛音比相鄰泛音強得多,能夠在眾泛音之中凸顯出來,被聽成是一個獨立的音高。

由于呼麥的演唱主要在壓縮喉嚨以產生和選取所需的泛音,所耗費的呼吸量較一般歌唱為小。一個呼麥歌手,依個人天賦(譬如體型、音域和性向),通常會選擇精通以下三種主要的呼麥演唱風格、技法:1.呼麥(khoomei):“khoomei”這個字原意為“喉嚨”,一方面泛指各種喉音,同時也指喉音技法中偏中到高泛音的特殊唱法。根據圖瓦人的說法,“呼麥”乃風卷過巖石峭壁所發出的聲音。“呼麥”的發聲技法近似元音,演唱時口腔形狀仿佛“嗚”(u)的發聲。“呼麥”為喉音之母,據說其他各種特殊的喉音唱法均源自“呼麥”。2.西奇(sygyt):“sygyt”原意為“擠出來的聲音”。這種演唱技法能產生像口哨、笛子般高而尖銳透明的泛音,經常是呼麥演唱會上最受歡迎和最令人驚艷的喉音風格。圖瓦人認為“西奇”是在模仿夏天吹過大草原的輕風或鳥鳴,演唱時嘴形略如“哦”(?觟)的發聲,充滿著西伯利亞薩滿巫術的魔力。3.卡基拉(kargyraa):“kargyraa”原意為“哮喘”或“咆哮”,仿佛在模仿咆哮的冬風或失子駱駝的哀號聲。“卡基拉”發聲時口形如“啊”(a)的發聲,同時假聲帶必須有規律地振動。“卡基拉”能同時發出三個或四個高低泛音,尤以低于基礎音八度的顫動低音為特色,這種唱法跟藏密格魯派噶陀、噶美兩寺院所傳承的“梵唱”相似,以致有不少學者認為:是藏密僧侶在15世紀從蒙古或圖瓦人那里習得了“卡基拉”。

荷蘭的呼麥研究者、泛音歌手范·湯可鄰(Mark van Tongeren)認為:“現在,對我們大部分人而言,泛音是新的;但對未來的聽眾、歌者和音樂家,它將變得較平常。泛音可以引發不同的知覺模式,把我們帶到另一層的覺知,使得一般狀態下無法感受到的感動、靈視和情感涌現出來。這些強烈的經驗不會自動發生,也不是每個接觸泛音的人都能體驗到。它們會突然地來臨,讓我們瞥見‘另一種真實’。”言下之意,似乎“另一種真實”的隱晦不彰,使得我們的認知、表達、溝通、行動出了問題,若是有幸,才會借由泛音詠唱得以見到。由此,你必須自己去聽、去唱,才能感受呼麥所散發出的那“另一種真實”的內在之光。








 
版權聲明:來源于古典音樂家網的作品(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),未經古典音樂家網授權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;已經過古典音樂家網書面授權的本網內容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古典音樂家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的,古典音樂家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体彩p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