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文章資料庫 >> 投稿專區

【2016第十三屆美國古典聲樂家國際聲樂比賽】美國克利夫蘭音樂學院聲樂教授迪安-薩瑟恩博士專訪

作者來源:中國古典音樂家網 發布時間:2015-12-19

 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迪安-薩瑟恩(Dean Southern), 男中音,聲樂博士,現任克利夫蘭音樂學院聲樂教授 , 曾執教于邁阿密大學佛洛斯特音樂學院。薩瑟恩博士常年在美國及世界其他地區舉辦大師班,其中包括瑞典皇家音樂學院、西班牙巴倫西亞音樂學院、美國密歇根因特勞肯藝術學院、奧地利格拉茨美國音樂研究所等 ;曾多次在美國及歐洲出演歌劇、清唱劇并舉辦個人獨唱音樂會。在“第十二屆美國古典聲樂家國際聲樂比賽”中國賽區舉辦之際,筆者就很多聲樂學習者感興趣的問題與薩瑟恩博士展開討論,整理成文后以饗各位讀者(下文筆者簡稱“宋”,薩瑟恩博士簡稱“薩”)。 
 
宋 :您認為參加這次比賽的選手整體水平如何?您對選手們參賽有什么建議?
薩 :我關注中國聲樂的發展已經很久了,我們學校就有幾位水平不錯的中國學生正在就讀,這也促使我來中國出任本次比賽的評委。 這次比賽的整體水平很高,很多選手不僅有很好的發聲技巧、富有激情的音樂處理,還有對待音樂的嚴肅態度,這些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對于參賽選手我的建議只有一條,就是要學會和自己的身體合作,讓自己的肌肉、關節和呼吸處于一個良好的狀態。如果歌者能使和呼吸相關的肌肉良好運行,那么就意味著歌者需要保持肩部和頸部放松,喉部和舌部的肌肉也會相對放松,氣息就會變得更容易被控制。 這一點,我也會常常提醒我的學生。
 
宋 :對于氣息 , 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感受,有的人感覺是兩肋擴張,有的人感覺是小腹下部丹田處擴張,有的人說是感覺后背擴張, 您能為我們具體描述一下您的感覺嗎?
薩 :正確的氣息應該是從丹田、兩肋到后背,即胸腔、腹腔整體 的擴張。如同保持微微前傾的坐姿,感受到氣息的下沉,應避免呼吸位置過高。這個過程應該是緩慢而溫和且不斷循環的。
有些年輕的歌者一開始就想唱出很大的音量,因此往往會用力過猛。從表面上看,似乎用力能使聲音變大,但事實上這種認識是錯誤的。呼吸時,歌者身體內部應該形成一個空間,讓聲音自然地發出,而不是過于刻意地去發聲。就像演奏小提琴并不是使勁用弓子去敲打琴弦,而是以放松的狀態去演奏。這次比賽中有些選手的聲音是不錯的,音域也很寬,但是有些人會因用力過猛而導致演唱出現瑕疵。 
 
宋 :那是不是因為比賽時緊張、激烈的氣氛導致的呢?
薩 :當然,這次比賽的競爭確實很激烈,因此選手都急于想展示 出自己最“響亮”的聲音。但以我的觀點來看,他們都求勝心切,總在關注怎樣能做得更好。包括我在美國的學生,大家都有同一個問題,都想獲得強而有力的聲音。事 實上,大家更應該關注怎樣讓自己的聲音“自如”,這樣,聲音反而會更加優美、明亮。是否能通過正確的肌肉訓練,獲得更好的共鳴是聲樂演員要面對的最重要的問題。
 
宋 :您在授課過程中,是否會用一些比較古老而行之有效的練聲曲來訓練學生嗎?例如波爾波拉(Porpola)、曼奇尼(Mancini)、加 西亞(Garcia)等人的相關聲樂著作中提及的練聲方法。
薩 :我會用到其中的一些方法去教學,但這些方法都過于“速 成”了,我更愿意循序漸進地教授學生。比如唱下行音階“5—4—3— 2—1”時,我會先要求學生在緩慢發聲的過程中做出顫音、連貫的細節,然后再進行較快的發聲練習。 當然,那些傳統的模式能幫助我們更好地完成練聲。
 
宋 :作為一名歌唱家,現在您還會堅持每天練聲嗎?
薩 :是的。我只在晚上才會給學生上課,上午我都會留出時間給自己練聲。如果有演出的話,我一般會練習兩個小時,但不超過兩個小時。我會注意不讓自己的嗓子過度疲勞,保持嗓子的良好狀態。如果沒有音樂會,我會練習得少一些。隨著年齡的增長,我的演唱狀態會在不知不覺中發生著改變,因此我每天在練習時,都會重新審視自己的發聲,嘗試找到最合適的方式。
 
宋 :要想真正充分表達某種音樂作品,比如歌劇,就必須掌握他們的語言和文化,能跟大家分享您是如何做到的嗎?
薩 :歌劇演唱的技巧之一,就是要掌握準確的發音。我出生在美國,我的家鄉是一個意大利移民聚居的地區,所以我的發音會在這方面受到影響,這對我的歌唱有很大幫助。在本次比賽的第一輪中, 有位選手演唱了一首德語歌曲,她的發音很棒,就如同德國人一般。 我認為能夠做到這一點很重要! 但大多數歌唱者在這方面做得往往不盡如人意。作為聲樂教師,就是要發現學生的不足,無論是技術上的還是音樂上的,然后有針對性地對學生進行訓練。
對于美國學生來說,很多人都有歐洲背景,這似乎能使他們離正確的發音更近一些。事實上,美國人說英語并不能幫助學生們更好地進行發音。比如英語中的“a”很明亮但并不是很“漂亮”,這和聲樂演唱中的“a”的發音是不同的。 再拿“u ”來說,英語中的發音是 
[ju:]。演唱時,我們都要改變這些發音。所以對于美國歌者來說, 歌詞發音也是一個大的問題,如果總用說話的發音習慣去演唱,是沒有任何幫助的。所以我在教學時, 總是強調要先從意大利語的發音入手,在發出正確的聲音之后再進行英語歌曲的練習。將英語作為 “外語”,使發聲更加優美。對于亞洲學生而言似乎更難,我對亞洲學生能夠對幾百年前的歐洲藝術如此熱衷感到十分驚喜。
 
宋 :您是如何教學生把握作品風格的?
薩 :我認為這是歌者一生中都要面對的問題。我在本科和研究生階段都是以鋼琴為專業方向的。 當然,同時我也在學習聲樂。隨著對聲樂的興趣與日俱增,我在 27 歲時又考取了聲樂專業的研究生。 雖然我的歌唱生涯開始比較晚,但之前的學習經歷對我來說都是很有幫助的。我曾經為我的同學、朋友彈過大量的鋼琴伴奏,陪他們一起練聲、上聲樂課,雖然當時聲樂并不是我的主要興趣點。隨著年齡的增長,我發現自己的聲音比我想象的更有潛力。然后我決定將聲樂作為自己的職業,所以我又攻讀了一次研究生課程。然后我在德國和意大利學習生活了一段時間,去了解當地的風俗文化。當時我就意識到,掌握這些國家的文化和語言是十分重要的。在這幾天的接觸中,我特別感慨于這些學生能夠演唱出原汁原味的歌曲,為此他們一定付出了相當大的努力。 我可以從他們的眼中看出、從他們的聲音中聽到中國的教學十分重視這些內容,這令我十分驚喜。
 
宋 :據我所知,中央音樂學院的聲歌系學生是要進行嚴格的意大利語、德語、法語等語言的發音學習的。
薩 :當然了,這很重要。我認為,每位歌者的聲音都有其擅長的獨特領域。就我自己的聲音來說, 比較適合演唱莫扎特,以及德國藝術歌曲。因此,我特別注意加強我的德語發音。由于鋼琴伴奏的寫作等原因,我也喜歡俄羅斯音樂, 但我的聲線并不適合演唱俄羅斯這種風格宏大、明亮的作品,因此我是不會去演唱俄羅斯大歌劇的, 就像有些人的音色和聲線更適合演唱威爾第的作品。因此,這不僅僅是語言的問題,不可能有歌者適合演唱所有類型的作品。 
 
宋 :您的意思是,每位歌者都應該找到自己擅長的領域,然后有針對性地進行學習和訓練嗎?
薩 :是的。要想成為某一領域的專家,我們必須要先明白我們擅長什么。我們并不能成為所有領域的專家,對吧? 
 
宋 :但您同時就是鋼琴和聲樂的專家?!
薩 :嗯,這個問題確實困擾了我一段時間,是繼續我的鋼琴演奏還是接受聲樂訓練?最后我選擇了聲樂作為我的職業,而且我很喜歡聲樂教學。我曾嘗試著走出選擇的迷茫,但最后我意識到,我真正熱愛的是音樂,我沒有必要把它們區分開來,鋼琴或是聲樂都是音樂的組成部分,不是嗎?
  
宋 :既然您提到了音樂形式, 我想請您談談您是怎樣看待現代音樂中的聲樂部分?
薩 :我認為現代音樂十分神奇。我曾在邁阿密和佛羅里達的劇院中擔任舞臺劇指導。當時,音樂指導、指揮和我會常常排練一些新的作品,我們會和作曲家一起工作,我很享受這段經歷,這使我對新音樂有了更多的了解。我認為, 我們在保持傳統的同時,應該繼續向前進行探索。 
 
宋 :但是現代聲樂作品中,較復雜的音程關系、并不明確的樂句關系等,歌者是否會覺得很難處理呢?
薩 :我認為,有些歌者是很擅長以他們自己的方式演唱實驗性的新音樂作品的。我就認識這樣一位男高音,他很擅長表達此類作品的戲劇性風格。還有我的一位學生, 他有很好的音準、獨特的音色,這些特質都決定他很適合現代作品的演唱,但他并不會以此為生。當然,他也很喜歡演唱威爾第、莫扎特的作品。這就又回到了我之前提到的, 找到自己擅長領域的話題。
所以,我的工作就是幫助每個學生去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向。我還有一位學生,他很喜歡演唱文藝復興時期的歌曲,但他卻是擁有非常宏大音量的男低音,甚至比我的聲音還要低沉,所以我建議他多去演唱威爾第的作品。我常常會將學生的興趣與他們的嗓音條件相結合,從而引導他們進入自己擅長的領域。我的經歷就是很好的例證,我嘗試過演唱很多不同的音樂風格,甚至演唱過百老匯音樂劇, 我都很喜歡,但那并不適合我。
 
宋 :針對不同作品您建議聲樂學生應該怎樣進行處理呢?大到風格把握,小到表情記號的處理、情感 如何表現等。
薩 :在演唱一首新作品時,我會引導學生對作曲家的生平和作品的創作背景進行了解,并且和鋼琴伴奏交流,樂譜上的每一個和弦都是很有啟發的。作品的性格都是通過這些內容體現出來的。了解了這些,才能了解作品中的音樂性。
我們可以從關注發聲開始,但是也必須知道作品要表達的內容和情感。當然,聽過的作品越多, 接觸的風格越多,我們就會越有感觸。比如在演唱勃拉姆斯的藝術歌曲之前,我會去聽勃拉姆斯的其他作品,比如他的交響樂、鋼琴作品等。這樣就會對作曲家的整體風格有更深刻的理解,而不是局限于聲樂作品。就像對于莫扎特,我們不能只知道他的歌劇,而是要多聽他的交響樂、室內樂、鋼琴協奏曲等。在了解這些后,我們再開始 研究樂譜上標記的表情記號等,這樣才能真正地把握作品的風格和情感。 
 
宋 :參賽選手有時會出現過于激情的表現,應該如何調整呢?
薩 :我認為,重要的是要找到一個平衡點,因為歌者是想表達出情感的,但要注意感情表達的同時,我們的聲音是在隨著情感而變化的,所以聲音是很容易不受控制的。所以,我時常告誡學生要對此進行訓練,也就是把自己的演唱狀態分成兩個軌道 :一個軌道是身體和技巧的控制,包括呼吸、動作等 ;另一個軌道就是情緒的控制,情感的表達。我們必須要保持兩個軌道同步進行,就像行進的火車一樣,如果駛離了軌道,那就麻煩了。理想化的狀態與技術、情感應該是相輔相成的。如果過于重視歌唱技術,就要提醒自己過多的技巧并不能提高作品的表達水平,而要結合情感和情緒的表達。當然, 最初學習時要重視對歌唱技巧的訓練。之后,要逐漸重視對于情感的培養和情緒的控制。畢竟,聲音是由我們身體內部發出的。 
 
宋 :近年來,有媒體十分看好中國的歌劇市場或者說是文化市場,美國《時代》周刊網站甚至曾經刊載了題為《歌劇在西方掙扎,卻在中國繁榮興盛》的文章,您對此有何 看法呢?
薩 :在歐洲,很多歌劇項目都是由政府支持的,而美國大部分都是靠個人捐贈支持,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運營模式。我所看到的是, 人們對于西方歌劇越來越了解,中國歌唱家的水平也越來越高,這是很令人興奮的事情,也祝福歌劇事業在中國發展得越來越好! 
 
宋 :謝謝您的祝福!感謝您今 天能夠接受采訪。
薩  :謝謝!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版權聲明:來源于古典音樂家網的作品(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),未經古典音樂家網授權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;已經過古典音樂家網書面授權的本網內容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古典音樂家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的,古典音樂家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体彩p5开奖结果